分类 学员作品 下的文章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李强 记者 郭媛丹]近日,关于火箭军某旅组织新型导弹授装接装仪式的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央视多个频道、中国军网都进行了密集报道。报道中提到的中国新型中远程弹道导弹与2015年和2017年两次阅兵中出现的“东风-26”中远程弹道导弹特征高度相似。由此外界普遍认为,这标志着这种导弹经历将近三年的试装、试用后,达到了技战术要求,开始大批量列装。它将使中国的反航母防御圈,再向外拓展数千公里。

新型中远程弹道导弹正式列装

据央视网报道,近日,火箭军某导弹旅组织新型号导弹武器装备授装接装仪式,标志着该导弹旅由组建扩编、试装试用,转入全面形成作战能力的新阶段。报道称,这次整建制装备该导弹旅的武器系统,是我国自行研制、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中远程弹道导弹。报道称,它核常兼备,可实施快速核反击,能对陆上重要目标和海上大中型舰船实施常规中远程精确打击,是我军战略威慑和打击力量体系中的新型利器,是作战部队“杀手锏”武器中的骨干力量。它的正式列装,标志着火箭军战略能力又有了新提升、发挥“三个战略作用”又有了新的战略选项。

央视七套的“军事报道”节目从另外一个侧面报道了相关消息:“新一代中远程弹道导弹武器系统近日成建制列装火箭军部队,这标志着火箭军杀手锏武器库又添新成员,战略能力有了新的提升。”根据报道中提到该旅最初试装试用,表明该旅或许是这型武器的首装部队,很可能参加了之前的两次阅兵,央视的后续镜头中,也出现了该导弹疑似进行阅兵训练的镜头。八一电视播放的画面中清晰显示,此次授装接装仪式现场,停放20多辆运输起竖发射车(如图)。根据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网站的报道,解放军之前装备一个旅大约需要16枚这种“双能力”(常规与核打击能力)导弹,显示该部队扩编后的导弹数量增加。

中国军事专家宋忠平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报道中以旅为建制单位列装,说明该型导弹已经形成比较强的战斗力。他进一步解释称,“一般来说,如果以营为发射单元或火力单元,所拥有的导弹数量是有限的。如果以旅为建制,那么所拥有的导弹数量和规模将有很大提升,可以对目标实施饱和攻击。”

反航母梯队又添新成员

根据新闻中对该弹的介绍以及外形,外界普遍认为,此次成批装备的新型中远程弹道导弹可能为之前阅兵上出现的“东风-26”中远程弹道导弹。

宋忠平认为,该型导弹有两大用途:首先是可以对固定目标实施打击,其次是可以对海上大中型水面舰艇实施打击。

“东风-26”首次公开是在2015年。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军事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说明通过3年试装、试用,新型导弹达到了技战术要求,开始成批量列装。

对于“东风-26”弹道导弹正式列装的意义,宋忠平表示,该型导弹作为反水面舰艇的中远程弹道导弹和“东风-21D”中程反航母弹道导弹形成射程上的衔接,让中国的反航母梯队又多了一个新成员。同时,这也说明中国现在打造的反航母战斗部实际上可以作为通用战斗部,可以结合中国更多的弹道导弹形成反航母武器装备。这恰恰体现出中国反航母弹道导弹,已实现通用化、标准化、系列化。

前述匿名专家认为,相对于“东风-21D”,“东风-26”的出现将中国的反航母防御圈再向外拓展数千公里,而且该导弹飞行速度更快、机动能力更强、突防手段更多。

“核常兼备”或成标配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报道中强调该导弹是一种“核常兼备”的弹道导弹。多家境外媒体此前也称该导弹具有模块化设计,可使用常规弹头或核弹头,是一种“双能力”导弹。有分析认为,未来,这种双能力导弹或许是一个发展趋势。宋忠平表示,该型导弹的双重能力对对手的威慑能力更强。火箭军的核常兼备就是既可以发射核弹头,也可以发射常规弹头,这其中包括反航母导弹、对重要交通要塞或地下掩体进行打击的导弹。所有这些导弹都表明火箭军现在所拥有的武器装备完全可以根据目标以及战争性质的需要换装不同的战斗部,实施不同的打击。“这意味着火箭军在常规军事冲突中可以发挥精确打击的使命和任务,在核战爆发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换装核弹头来实施二次核打击。”

此外,央视强调,火箭军几年来大力加强核反击与中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建设,多种新型导弹陆续装备部队,持续强化型号配套、射程衔接、打击效能多样的作战力量体系,“随时能战、准时发射、有效毁伤”核心能力稳步提升。▲

作者:程凯

摘要: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程凯

我们好像一直都在默默等待着脸书(Facebook)这样的社交网络出问题,它们是新经济的象征,同时也是巨额财富的代言人,科技加财富,加上年轻人的阳光,好像一切都没问题,如果说,非要出一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只能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问题,果然,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全球年轻人的偶像,脸书的扎克伯格4月10日出席了美国参议院司法和商务委员会的联合听证会,讨论数据隐私和社交网站上虚假信息的问题。扎克伯格再次对数据泄露道歉,并回答了参议员关于脸书数据隐私、假新闻、对大选的影响、垄断等问题。

问题的开始,好像是“一款大约30万人使用的随机测试应用程序,导致8700万脸书用户信息泄露,相关用户信息被剑桥分析公司获得”,但是问题的本质,其实是美国商务委员会主席Thune的那段开场白:

“一位企业CEO在美国参议院将近一半参议员面前出庭更是实属罕见。但是这位CEO所经营的Facebook公司具有特殊性,每个月全球使用Facebook人数超过20亿,每天使用Facebook人数达到14亿,该用户数量超过除中国外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总数,是美国人口的4倍多,是我的家乡南达科他州人口的1500多倍。”

关于这次听证会,我们不去研究大家都在关注的问答,我们也不去猜测扎克伯格的诚意,我关心的问题是,一个科技企业需要不需要被监管。

答案是肯定的,尽管很多人不喜欢监管这个词,好像就是创新的对立面。当然了,我们使用的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社交网络,用自己的APP读新闻,它们同样也是创新的代名词,是科技的力量,科技不就是第一生产力吗?但是,这个科技是不一样的科技。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新经济,重新认识我们早已经熟悉的并不新颖的名词——“网络效应”。我试着给出一些已经被人指出来但还不为大多数人理解的概念,用以拼接出一个观点,这个科技并不是我们脑子里常规理解的那个科技。

首先,这个科技在经济上的成功并不一定来自于科技的优越性。塔勒布在他很早的那本《随机漫步的傻瓜》中就以当时的科技英雄比尔·盖茨为例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不能否认盖茨有很高的个人标准、工作伦理,而且智力高于一般人,但业内就数他最优秀吗?显然不是。大部分人选用他的软件,只是因为别人也都在使用他的软件”,经济学家布莱恩·阿瑟指出,“经济优越性取决于概率事件加上正面回馈,而不是看技术优越性”。Windows是这样,Facebook也是这样,还有更多的APP同样是这样。这叫做网络外部性。

其次,按照这个逻辑进一步延伸,英国经济学家特纳在一项关于财富和不平等的研究里,提出了一个很有力的质疑,“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马克-扎克伯格以及其他信息和通信技术精英的财富是否应该被定义为高技能回报、高技术回报或者是源于赢家通吃的网络外部效应的租金,这一点并不清晰”。

更进一步,特纳分析了现代TMT技术和上个世纪主导经济增长的传统机电技术的根本不同,在于劳动的使用和财富的分配上。“高峰期雇佣员工超过80万人,而员工只有10万,只有8万,只有5万,脸书市值高达1700亿美元,员工仅有5000人,最近脸书投资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该公司只有55名员工”,当然,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数据需要更新,不过数量级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巨富的来源,到底是技术创新还是技术网络效应的租金?新财富的创造,是不是大大拉升了贫富差距的距离。

大数据的隐私问题当然是个问题,可我们真正面临的问题还没到这一点上。关于数据隐私,我们从来都是在拿自己的便利性和隐私性做交换,只不过程度不一而已。我们也许可以申请我们的数据权利,那也是我们自己的数据,不应该免费让渡。但这也只是问题的一方面。

问题的核心是什么呢?是新科技带来的趋势性变化,我们需要新科技带来的新服务,但是我们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新科技带来的巨大的财富分配后果,如果这个世界的经济增长越来越由新经济驱动,贫富差距会不会越拉越大?再联想到未来机器人和AI的使用,这个问题会不会雪上加霜?

所以,监管大型科技企业只是第一步,解决“租金”问题才是更重要的一步。在此之前,我们要端正一下自己的三观,不要再仰视那些科技精英们了,谁不是随机漫步的傻瓜呢?

原标题:华语悬疑文学奖揭晓:市场迫切需要折射现实的悬疑作品

3月18日,首届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颁奖典礼在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举行。香港电影人、导演文隽,作家蔡骏、傅星、那多、李西闽、韩景龙、哥舒意,世界华语悬疑协会秘书长张欣、大赛获奖作者以及相关业界人士共同出席了典礼。

文隽致辞优秀悬疑故事匮乏制约市场发展最近几年来,国内悬疑文化市场呈现强劲势头。《盗墓笔记》《鬼吹灯》等悬疑小说纷纷改编成电影,虏获不俗的票房成绩。2017年,蔡骏参与编剧电影《京城81号Ⅱ》获得超过2亿的票房;下半年,悬疑影视剧的需求再度被刺激,《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等优秀网剧呈现出刷屏之势。然而尽管影视市场对悬疑题材的需求极大,但是原创悬疑IP、优秀悬疑故事的相对匮乏,显然无法为悬疑文化市场的发展提供强劲的动力。“悬疑作为类型文学的代表,在国内依然尚处于萌芽和发展阶段,我们国内读者率先接触的往往是欧美系侦探犯罪作品、日系恐怖推理作品和早期国内的悬疑惊悚作品,国内年轻作者在尝试创作泛悬疑作品过程中也会不由自主地受到阅读和理解上的影响与局限。”文隽说道。因此,旨在挖掘更多优秀的原创IP、故事与作者的首届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应运而生,并于2016年8月17日正式开赛。大赛评审团囊括了泛悬疑类型文学名家、网络文学精英编辑和影视界众多的编剧和导演,设有超长篇、长篇、中短篇、剧本等四项大奖,面向所有悬疑作者和文学爱好者征集稿件。该活动由世界华语悬疑协会组织,上海浩林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阅文集团联合主办,《萌芽》杂志、ONE·一个 APP、喜天影业、长江文艺出版社协办。大赛历时一年半,共征集到稿件7561份。据主办方统计,本届大赛投稿作者平均年龄28岁,年龄最小的作者仅有15岁,更有多达20多部作品是来自于零零后的作者,年龄最大的投稿作者为63岁。“通过这一组数据联想,这让我们无限期待未来国内悬疑类型文学作品惊人的创造力和上限质量。因为我们拥有足够时间跨度的原创作者积累和具备优秀作品创作诞生的成熟条件。”文隽评价道,他也应邀担任了本届赛事的评委会主席。并且,文隽在投稿作品中发现了多部思路创新、节奏紧凑、故事新颖、结构合理的原创作品,而且这些作品的作者很多都是80后和90后。对于这些年轻的作者,文隽充满信心:“未来通过不断地学习尝试和持续创作,通过作品发表出版后的市场回响和读者互动,他们将会很快成长起来,成为未来泛悬疑文学创作的中坚力量。”

蔡骏为中短篇金奖得主温如颁奖成熟中生代作家缺席,多个奖项金奖空缺尽管年轻作家的作品让文隽看到了未来,但令他遗憾的是,“本届赛事投稿的作者中成熟的中生代作家较少。大赛作品中奇思妙想的故事很多,反映现实社会的故事较少;结构合理的作品很多,打破常规的作品较少。因此,经过我们各单元评审的审慎评定,本届赛事部分单元的金奖作品遗憾空缺。”获得中短篇金奖的作品《沉沦》是大赛唯一一项金奖作品,作者温如却是第一次进行小说创作,“平时经常看,脑子里有很多鬼点子,但是从来没有成文过。希望以此为激励,以后有更好的创作。”作家蔡骏认为,某种程度上来说,中短篇比长篇更难写,“它必须在有限的空间和体量内,必须有精细的结构,更加凝练的叙事,如同电影之于电视剧一样。金奖没有空缺,实至名归。”获得剧本银奖的作者九祐·姬吹雪在台湾参加过很多比赛,十个比赛有九个入围,但是很少得奖。这次在上海拿奖,让她激动万分:“我花了六年时间累积实力,然后拿到了这个奖。谢谢你们给我一个在台湾这么多年都没有得到的让我惊讶又惊喜的肯定!”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汪天云对九祐·姬吹雪的作品十分欣赏,同时他也对当下中国悬疑文学影视发展十分看好,“我们虽然是业余的,但是也能看到,除了欧美日韩,华语的悬疑电影正在崛起。今天是一个很简单的颁奖大会,但是应该是引起社会各界关注,而且有那么多好的作品,我觉得我们会迎来一个中国悬疑影视、文学作品的春天。”不过,文隽也提醒道,国内的文化影视市场需要悬疑作品,“更为迫切的是强烈需要和渴望能够折射社会现实的优秀作品,能够引发受众讨论的代表作品,能够满足多元化开发、转化和衍生的核心作品。”

责任编辑:张玉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